Speech by Mr Ong Ye Kung Minister for Education (Higher Education and Skills) at Parliamentary Debate on Constitutional Amendment on Presidential Elections

Published Date: 08 November 2016 12:00 AM

News Speeches

Madam Speaker

议长女士:

1. 我最近遇到一位居民,她跟女儿住在政府组屋。她问我是否可以帮她申请一间比较小的新组屋,原因是她想卖掉现有的组屋帮女儿偿还债务。而且她的女儿即将到国外居住,因此,她不再需要一间大型的组屋。

2. 我听了不禁为她感到担心。这组屋是她一生的积蓄,出售组屋帮女儿还债后,以后怎么过活呢?她说:女儿会寄钱给她,并且照顾她。我希望她女儿真的会这么做,但我还是为她担心,因为我们都听过子女花光父母积蓄的故事。

3. 从感性的观点,父母对子女总是无条件的付出,事实上确实也有很多子女感激父母的养育之恩,诚心侍奉老人家。但是从理性的观点,那位母亲这么做,不一定是管理自己钱财的最佳方式,风险不小。

4. 企业也一样。有些企业之所以会破产,是因为新一代领导经营不当,蒙受了亏损、累积了庞大的债务,让前辈的心血前工尽弃。

5. 因此,华人有句话说:“富不过三代”。

6. 但“富不过三代”不是必然的。我觉得这句话是要提醒所有的接班人要懂得珍惜前人所栽种的树木。 事实上,很多企业的确是代代相传的。西方国家很多企业都经历了多年的经营。新加坡也有许多历久不衰的企业,有些甚至是百年老店,象新航、华侨银行、大华银行、虎标万金油,胜宝旺企业、吉宝企业等等也是这样的例子。

7. 这些企业历经起伏,但至今仍然屹立不倒。这是因为经营这些企业的领袖责任心强,好好经营他们所继承的事业。

8. 这就是“管理有方”的传承。企业的“好管家”管的不是自己的钱,但仍然坚守职责。所以,民选总统的条件不是说候选人需要是有钱人。这是错误的了解。而是说他要有责任感,有能力做好管家。

9. 妥善管理也是所有政府的职责。

10. 但是我们不能单单依靠责任感。因此我们设立了民选总统,将这自律的精神制度化, 以预防“富不过三代”的情况所发生。

11. 总统持有动用储备金的第二把钥匙。有了这第二把钥匙,新加坡人民就不会轻易相信煽动民粹主义的空洞承诺。

12. 与此同时,政党也就不会随便信口开河。因为它知道,人民会责问“钱从哪里来?”

13. 若要总统挺身而出,跟民选政府唱反调,他所持有的第二把钥匙,就必须跟执政党手上的第一把钥匙一样强而有力。

14. 因此,我们的总统必须由人民所投选。

15. 这才能形成有效的相互制约。我们可以称之为‘自我约束’,有些人说是‘ownself check ownself’。

16. 这种概念没有什么问题,因为说实在的,自我约束是现今社会所需要的一种美德。

17. 而只有明智,有责任感的政府,才会‘自我约束’。渴望权力的政党,不可能这么做。

18. 刘程强先生刚才的演讲,把这次修宪形容为一种党派政治斗争,是2011年大选和总统大选后的反应。

19. 我恐怕这样的说法不大合理,我们有点鸡同鸭讲。

20. 其实,政府的目的恰恰相反,是为了加强民主体制。

21. 政治随着时代而演变,如果人民真的要变天,政权更换,谁能阻止?

22. 总统由人民直接投选,肩负人民的委托,肯定会有自己的独立想法和做法。谁能操纵?

23. 我们都知道王鼎昌总统是执政党前副总理,但有自己独立的想法。纳丹前总统和现任陈庆炎总统也是一样。他们都是独当一面、思想独立的人,都是人民的好管家。

24. 刘先生也认为这次总统侯选人条件提高,只有执政党委任的人选才有资格参选。

25. 这样的说法也扯的太远了。

26. 总统侯选人条件随着时间和经济发展而提高,没什么不对。

27. 其实,数字显示,现在符合新条件,有资格参加总统选举的人士,还比九十年代来得多。

28. 将来,能符合新条件,又不认同执政党的候选人,我相信也肯定会有。

29. 政府只能在政治情况还稳定的时候,加强民主政治的体制,那未来无论那个政党执政,这个制度能够更好发挥自我调节、约束权力的功能,国家和人民的前途将更有保障。

30. 工人党也提议,要相互制约,与其依赖民选总统,倒不如象西方国家一样,设立个上议院或参议院。

31. 虽然这个建议有些突如其来,但是是工人党这次辩论的核心建议。

32. 可是我们担心的不是一万,而是万一。

33. 西方国家的参议院,多年来制衡了国会或众议院成千上万的议案。这样的制度,对他们来说可能行得通,但对我们来说,很可能导致我们国会处于僵局,停滞不前。

34. 我们担心的是,万一民选政府滥用储备金,或把政府机构中重要职务委任于亲信好友。

35. 要有效的避免这样的情况,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民选总统和协助他的顾问理事会,而不是个庞大的参议院。

36. 相反的,去除总统选举换来的是一个参议院的大选和公投。这肯定会把新加坡分歧扩大。参议院难道就不会成为另一个权力中心吗?对国家有没有利益?这符不符合我们国家目前的需要?

37. 我想提出的下一点与候选人的贤能有关。人们担心的不是各个族群没有杰出的候选人参选总统。

38. 而是,少数族群候选人在一届保留给少数族群参加的选举中当选,人民会不会只关注他们是少数族群,而忽略了他们确是贤才。

39. 总统传统上扮演着国家元首的角色, 是新加坡全民的代表。在实行了民选总统制后,我们为总统增添了另一项职责:那就是捍卫我们的储备金。

40. 两个角色并重。而这两项职责要求总统具备特殊又不同的条件与素质。

41. 现在大家都赞同用人唯贤不能只根据一个标准。选拔人才的标准应该灵活多变,具有包容性,而且与时俱进。贤才需要什么素质,也要看要求他做什么样的事,发挥什么样的功能。

42. 如果我们是要建一座大桥,我们要找的是工程师,而不是一位鼎鼎大名的经济学家。如果我们要煮一道好菜,求的是厨师,而不是科学家。要医病,要找华佗,不是鲁班。

43. 以此类推,当我们要让储备金得到保障,我们的民选总统就必须具备管理大机构的相关经验――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明白这个逻辑。

44. 但是这个管理过大机构的人,是不是就必然能够扮演总统的传统角色——作为国家和人民的重要象征?

45. 当然不是,作为国家和人民的象征,他需要关心新加坡同胞,能够跟社会各阶层,各社群沟通,并且能在外交场合中表现自如。 我相信各个族群都有两者具备的贤才。

46. 但除了个人的才能之外,若我们回顾历任总统,不难观察到,他们是来自新加坡社会各个主要族群的贤才。

47. 民选总统一定要来自各大种族。唯有这样,我们的总统才真正是新加坡多元种族社会的象征。这才是忠于用人唯贤的原则。

48. 议长女士:新加坡的成就,仰赖于新加坡社会各个阶层、各个种族,和不同宗教人士所做的贡献。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和唯才主义是新加坡立国之本,这些信念维护我们的团结与公正。

49. 我相信,在新加坡占大多数的华人都明白这点。所以,在我们建国过程中,华社往往以大局为重,以社会和谐为重,在必要的时刻,都做出了重要的妥协,维护我们多元文化的信念。

50. 以英语作为所有新加坡人通用的语言,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51. 推行必要的改进,没有所谓的好时机。也正是本着这个坚实的信念,我们在现有制度运行了几年后,准备通过修订宪法,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民选总统的整个机制。


52. Madam Speaker, I will now speak in English to conclude my speech.

53. Indeed, there is never a perfect system and a system has to be improved over time. This is what building an institution is about, where we have to keep on improving.

54. Likewise the details will be hazy as the Workers’ Party proposes a Senate. They will have to keep on improving this idea. Therefore, there is nothing wrong for the government to amend the Constitution from time to time, so as to improve this institution.

55. As our founding 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said, it is an old pair of shoes. We do not throw it away at the first blister, but we wear it more and season it more, and it will be more comfortable. Rather than throwing it away and buying more complicated shoes which will give problems.

56. I notice that the Workers’ Party’s views on this matter have also evolved over time. August 2015, in Workers’ Party’s Manifesto, I quote, “the power of Parliament as the people’s representative should be unfettered.” In other words, it is possible for the Parliament to raid the reserves. March 2016, Workers’ Party presented their ideas to the Constitution Commission, and they accepted that there should be checks but check from a Parliament having an enhanced majority.

56. Later on, there was a Straits Times article titled, “Time for two houses of Parliament”. Mr Daniel Goh, on a Facebook post, reacted to the post and said, “Keep things simple and deepen existing institutions.” In other words, just have the current one layer of Parliament. Now, the proposal is to elect an upper house and have a referendum to decide on that. They are changing one Elected Presidency into eight senators elections.

57. The ideas have indeed evolved. I would think that if Workers’ Party believes strongly that there should be a referendum on this, they can put the idea in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s and have it in their party manifesto.

58. I want to end my speech with reference to something that Mohan Mahdev mentioned. In the end, it is about what the people want and what they understand. What the government proposes today boils down to two things.

59. One, many years have passed and the eligibility criteria for the Elected Presidency should be raised together with time and economic growth. Two, let us put in place a mechanism to ensure that minorities can be President, in line with our principles of a multiracial Singapore.

60. Madam Speaker, I support this bill.

Share this article: